Banner
昆明小凡公司-重庆新达健商贸有限公司
- 2021-01-10 04:55-

  昆明小凡公司有一说一,安踏的确是中国体育品牌NO.1。2018年年初,安踏发布了2017年业绩,年营收166.9亿元,同比增长25.1%,净利润30.9亿元,同比增长29.4%。尽管李宁有多么地努力去复苏,特步每年赞助了无数的跑步赛事,匹克在NBA的赞助和广告满天飞,但是它们与安踏的差距还是很远的。

  2017年部分体育品牌市值(统一换算为港币:数据截止至各品牌第四季度财报日)——

  耐克 8866亿港币;阿迪达斯 3551亿港币;安踏1956亿港币;露露柠檬 818亿港币;彪马 530亿港币;安德玛 523亿港币;斯凯奇 506亿港币;亚瑟士 245亿港币;李宁 157亿港币;美津浓 64亿港币如果没有发生「Brooks退出中国」的事件,安踏在很多人心目中和行业的地位会是很高的。事实上,除了跑圈和体育行业内的人外没有多少人知道这个事件,安踏近几年的销量(中国卖出**多运动鞋服的体育品牌)就说明了一切,或者知道的人觉得事不关己,便宜的东西就是好的。

  安踏更是指出「2018年安踏的营收将突破200亿人民币,2025年流水1000亿,未来成为多品牌的、世界级的体育用品公司」。抛开一些负面的影响,小编给和大家聊聊为何安踏会如此的有勇气。

  从晋江走出的体育品牌中国福建省东南沿海城市晋江是一个神奇的地方,几十年里这里诞生了上百个体育用品品牌,这里有曾经红极一时的德尔惠、喜得龙和金莱克等充斥着我们童年记忆的体育品牌,虽然它们中的很多品牌已经没落,有的甚至已经破产,但领军的安踏一开始就在领跑。

  独树一帜,安踏率先启用代言人,教会了这些同在晋江的品牌树立品牌意识。1999年,安踏当时的销售额仅为几千万元,令人吃惊的是它邀请到了当时的「乒团一哥」孔令辉为其代言,并选用了「我选择我喜欢」的口号,让人影响深刻,效果也不同凡响,更是在国内开创了「体育明星+央视」的营销模式。

  1999年,安踏签约孔令辉作为形象代言人,推出「我选择我喜欢」的品牌口号;

  2000年,安踏完成了从生产到品牌批发的构建,并着重在二三线年,第一家安踏专卖店在北京开张;安踏开始赞助中国男子篮球职业联赛,成为CBA职业联赛运动装备唯一指定合作伙伴,并在2006年续约7年;

  2005年,安踏建立了国内首个高科技的运动科学实验室,提出了「Keep Moving」的品牌理念;

  与NBA休斯顿火箭队球员弗朗西斯(Steve Francis)和斯科拉(Luis Scola)签署代言人合约;

  2009年6月,安踏与中国奥委会达成战略合作协议,成为2009-2012年中国奥委会体育服装的合作伙伴,赞助中国体育团参加2010温哥华冬奥会、2010广州亚运会以及2012伦敦奥运会等11项重大国际赛事,提供冠军装备;

  2011年是各大体育品牌出现转折的一年,同时体育资源越来越受到重视,但是全行业出现了库存危机,行业出现关店潮。五大体育品牌安踏、李宁、特步、361°、匹克积压库存约39亿元。也是在那一年,李宁出现了2004年来首次业绩下滑,净利润从11亿元大幅下降至3.86亿元。

  还是在这一年里,安踏进行了批发转零售转型,成功挤掉李宁登上国产第一体育品牌霸主的宝座。

  2012年,安踏遭遇库存危机,业绩连续下滑的李宁以20亿元的天价夺下CBA联赛5年的装备赞助权;

  2014年10月13日,安踏正式成为NBA官方市场合作伙伴以及NBA授权商;

  2014年,安踏签约NBA巨星克莱-汤普森,随后在2017年双方达成了一份长达10年的巨额合同;

  2014年,安踏以89.23亿元的营收,17亿元的净利巩固了国产第一运动品牌的地位;

  2017年,安踏体育营收166.9亿元,同比增长25.1%,净利润30.9亿元,同比增长29.4%,每股基本盈利增加22.7%至117.01分。上市十年,安踏的营收翻了四倍,市值一度达到900亿港元;

  2017年7月,安踏市值突破700亿。市值为李宁(128.01亿港元)的5.4倍,是李宁、特步、361度三者之和(255.05亿港元)的2.7倍;

  2018年3月,安踏成为浙江绿城俱乐部合作伙伴及运动装备赞助商,第一次与职业足球俱乐部合作。

  重视奥运的力量安踏在这几十几年里做得**具有意义和成功性的事件就是赞助中国奥委会,品牌也深深地觉得自己流淌着奥运的血液,在国际舞台上代表着中国。安踏更是在其厦门营运中心陈列了2009年至今历届奥运会和冬奥会的冠军领奖服。

  上面提到,安踏在2009年与中国奥委会达成战略合作协议,产生的作用也是立竿见影的。截止到2016年的7年时间里,安踏的营收增长超过120%,净利润从12.51亿元上涨到23.86亿元。2013年,安踏乘势而上,与中国奥委会续约4年,并成功拿下了16个国家的赞助。更给李宁致命一击的是,安踏在2014年从李宁夺走了中国体操队的赞助。

  在结束不久的冬奥会期间,安踏成为**受关注的赞助商之一,股价上涨16%。安踏集团董事局主席丁世忠和集团总裁郑捷接力平昌冬奥会火炬;安踏赞助了中国体育代表团入场装备、领奖装备和比赛装备;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身穿左胸是五环、右臂是安踏logo的羽绒服在开幕式上进行致辞。

  近几年,冰雪运动越来越受到欢迎,安踏也累计了丰富的冰雪营销资源。安踏先是与中国奥委会体育服装品类赞助商合作延续至2024年,随后拿下2022北京冬奥会的赞助权益(跻身2022北京冬奥会**高级别赞助),同时成为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十三支国家队的运动服装类赞助商。

  与此同时,作为冬奥组委合作伙伴的安踏还将同时享有中国奥委会、奥运会中国体育代表团、中国残奥委会、中国残奥代表团的相应权益,有效期自协议生效之日起至2024年12月31日止,享受为期7年半的营销期。

  有趣的是,品牌明确只有安踏本品牌才可以使用这些奥运资源,这就保证了安踏品牌的利益**大化。安踏手握一副完美的牌,一副怎么打都可以赢的牌。

  喜欢买买买安踏作为中国市值第一的运动品牌是十分热衷于「买买买」的,而收购FILA可以说是**正确的决定之一。

  2009年8月,安踏以总代价3.32亿元人民币收购香港上市公司百丽国际拥有的运动品牌FILA在中国的商标使用权和专营权。当时的FILA可以说是一个烫手山芋,在中国内地和香港分别有人民币3200万元和人民币700万元的净亏损,安踏在质疑声中收购了FILA中国业务。到如今安踏将FILA发展为集团业绩增长的重要驱动力,安踏也证明自己做对了。

  重要的是,FILA手上有如高圆圆、舒淇和陈坤等一众明星,是安踏着眼年轻人市场和布局时尚领域的重要一环。2016年,FILA营收规模在37亿人民币,2017年FILA的营收规模达到55亿。要知道的是2016年,特步和361度的营收分别为53.97亿和50.23亿。

  2017年,安踏完成了对中高端童装品牌小笑牛(KingKow)的收购,与韩国户外品牌可隆(Kolon Sport)成立合资公司。

  至此,安踏手握迪桑特、FILA、FILA儿童、小笑牛、可隆、斯潘迪等品牌资源,一个庞大的品牌矩阵现成,从高端到大众市场,渗透到运动时尚、高端性能、户外休闲等不同细分市场,面面俱到。2017年,安踏旗下的所有门店数量首次突破了一万家。

  至于安踏收购彪马也不是不可能的,反正赶紧来个人把它收了吧,开云集团这个烟雾弹都放了几年了。

  如何让年轻人买单年轻人是第一购买力,而千禧一代和10后是必须重视的部分,这一点安踏也明白。在奢侈品牌向潮流品牌低头、「The Ten」系列设计师Virgil Abloh都被任命为Louis Vuitton男装时尚总监的今天,年轻人市场真的太重要了。

  安踏的老爹鞋Off-White设计师入驻LV值得一提的是,童装是安踏一个重要增长点。安踏儿童和FILA儿童的增速均为40%以上,儿童业务2017年占比10%,安踏主品牌和FILA门店的增长主要都来自于儿童专门店。

  在安踏这么多的代言人中,NBA球星汤普森(Klay Thompson)可谓**具有商业价值的一位。虽然在签约的前期出现了「代言人不穿代言鞋」的窘况,但是安踏一步步用行动(用心的设计和巨额的合约金)得到了球星们的认可。

  3月初,也就是李宁登陆纽约时装周的同期,安踏体育在美国旧金山开启了总量200双的限量KT3-Rocco(汤普森第三代篮球鞋)发售,到现场排队的接近1000人,导致旧金山Nice Kicks鞋店的街道上排起长队,出现了国品牌球鞋首次在美国引发排队抢购的热潮。

  Rocco是汤普森的爱犬,安踏发起的「围观Rocco和‘铲屎官’#KT3-Rocco#」在网上引发热议。球星与宠物的这种营销方式是美国人喜闻乐见的方式。

  这是安踏第一次试水美国市场,他们也没想到能够取得如此的轰动。国际化是品牌发展必经之路,这些举措也符合安踏未来成为多品牌的、世界级的体育用品公司的定位。不止如此,安踏先后从阿迪达斯等品牌挖来多位知名设计师如Ben Tsai和Robbie Fuller等,更找来阿迪达斯前Future Running总监Angus Wardlaw担任安踏鞋研发工作室总监。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7年安踏曾也引起了抢购。2017年10月,安踏在中国北京、上海、广州限量发售汤普森的GLOLDENBLOOD金鞋时就引发排队热潮,此双标价999元的球鞋在二个小时内售罄,随后在网上炒至几倍的价格。

  可以说,KT系列篮球鞋是安踏旗下**受欢迎的产品和售价**高的球鞋,截止2017年6月该系列鞋款的销量已经超过40万双。

  安踏旗下有高圆圆和张俪等流量明星,更采取了网红的营销方式涉足**近大火的健身领域。安踏签约艺术体操运动员张豆豆参与课程设计并录制,在火辣健身推出明星系列课程,由张豆豆参与设计,结合芭蕾、艺术体操和其日常训练方法,主要针对女性身体特性,提高机体协调、柔韧、灵巧等身体素质。随后,安踏也让旗下多位代言人如蹦床女王何雯娜入驻明星定制健身栏目。

  跑步领域,安踏公开了自主研发的鞋底科技平台A-FlashFoam及其跑鞋鞋款,并请来了在中国迷妹无数的乒乓球奥运冠军张继科为其造势。该跑鞋采用A-FlashFoam平台科技、飞织技术和FlashFoam材料及波浪形的外底凸起设计。

  安踏赞助的斯巴达勇士竞速赛比李宁登陆纽约时装周更早些,安踏曾作为中国体育用品行业唯一代表就压轴登场过天猫双11全球潮流盛典。

  在盛典上,安踏以中国体育代表团冬季比赛装备为主的冰雪系列服装,携手知名时尚设计师周翔宇推出设计师跨界系列商品。安踏让中国雪上项目第一块奥运金牌获得者、首位在冬奥会夺冠的中国男子运动员韩晓鹏领衔展示了安踏为中国体育代表团设计的比赛装备。

  2017年「双十一」,安踏位列国产运动品牌销量首位,从2016年的第五位超越李宁和NEW BALANCE跃居总榜单第三位,安踏近几年走得风生水起。竞争和挑战在任何领域都是不可或缺的,有的选择了佛系的成长方式,有的为成功而「不择手段」。

  有人觉得安踏的行为让人不齿,也有人觉得「因果循环」,市场竞争其实本如此。中国品牌进入美国后也没少遭遇不公正的待遇,在美国遭受到了贸易保护主义的壁垒,美国拒不履行WTO的中国入世议定书第15条规定,使得中国企业得到了严重不公的待遇。

  2017年美国鞋类进口国排行放眼中国体育市场,抄袭和缺乏创新是各大品牌的通病,安踏起到了领军的作用(2017年安踏的研发投入5.7%,较上年提高0.6%,金额约4.82亿人民币),一路上有谩骂,也有喝彩,但是崛起的「国货」都是值得支持的。

  跑友们对安踏**满意的产品是什么呢?遥遥领先的安踏会遇到什么挑战呢?欢迎来爱燃烧分享你的想法。